Back to Top
教會活動 真理新聞 心靈加油 學習課程 主日講道

第58集-教皇國與加洛林王朝(一)

列印 列印

西元八世紀的中葉,久已混亂的西方政局,先後出現了兩股安撫的力量,那就是「加洛林王朝」和「教皇國」。他們的出現,是彼此互助合作的結果,由於這種合作,又產生了一個新的政治觀念,就是所謂的「基督教共和國」的觀念。

第57集-中古前期的教會與與知識生活(三)教宗權威的形成

列印 列印

中古時期,西歐各地設立修道院。院裡訓練出來的修士,不只獨善其身,也具有兼善天下的精神,隨著他們足跡,基督的福音和希臘羅馬的文化遺產,也就順理成章地帶給了進入帝國的各個蠻族部落。
從第五世紀中葉起的教宗,大多沒有特別的表現。直到「倫巴人」入侵義大利,教宗一職才逐漸地樹立權威。

第56集-中古前期的教會與與知識生活(二)

列印 列印

中古時代前期的歷史學家遺留給我們許多寶貴的資料,足以讓我們瞭解,基督的教會和日爾曼民族是如何合作發展出一個新的文化。本集節目介紹中古前期著名的歷史著作,以及中古前期的學校教育概況。

第55集-中古前期的教會對蠻族風俗的影響、教會與知識生活(一)

列印 列印

朝聖之途 (55 )
中古前期教會對蠻族風俗的影響、教會與知識生活(一)

各位聽眾朋友,您好!我是陳亭!
今天我們的「朝聖之途」節目,所要探討的,仍然是西歐中古時代的前期,天主教會對蠻族的潛移默化的貢獻,不過呢,我們所探討的重點,擺在移風易俗的教化方面,還有呢,就是這一段時間內,知識份子的活動和教會在藝術方面的表現,歡迎您收聽。
蠻族粗野的習俗,也因著主教們的推動和修士們的以身作則而逐漸進化,聖教會對蠻族的許多風俗習慣,既然一時之間無法改除,就給了相當程度的容忍,而沒有加以斥責。比如說,為認清一個人是否有罪,蠻族的習俗是強迫受到嫌疑的人,把手放進滾開的水裡,如果三天以後,他的燙傷慢慢好起來,便可聲明他無罪。我再舉個例子,像當兩個人為某事爭執不下的時候,為了明白兩人之中誰更有理,便請他們決鬥,他們認為有理的一方必能得天助,諸如這一類的不良風尚,還有很多,聖教會一時無法全面的取締,又不能禁止私下報仇,就只有努力的使之減少或減輕了。例如清楚規定「聖堂是法定的避難所」,凡是罪犯或是負了債務的人,一逃進聖堂,另一方就不可以用武力將他從聖堂裡拖出來。這一點呢,我要解釋一下,聖教會並不是要袒護罪犯或負債的人,目的在使報仇的怒氣由於拖延而逐漸消除,或是為給神職人員一段可以出面斡旋的時間,以便使他們就範。除了追緝的人先手按聖經發誓,保証不使罪犯受到刑處或造成傷殘,甚至慘遭殺害,修士們便不輕易的把逃犯交出來。但是,在歷史上,這種避難所的權利卻給教會帶來了不少的麻煩。有權勢者或是國王眼看自己的仇敵逃脫,勢必想盡辦法要把他拖出聖堂之外,天主固然能顯奇蹟直接干涉,例如,對破壞避難者的權利的人,以奇蹟來加以明顯的徵罰,但是這樣的奇蹟,歷史上並不常見。教會對遭難的人,也善盡保護的責任,在當時,把戰俘列為奴隸,然後把他們任意的拍賣,教會雖無法一時取締這種可詛咒的惡俗,只有盡力的出錢收買戰俘,給了妥善的安排以減低它所造成的惡果。為了贖回戰俘,教會犧牲了大量的金錢,主教們沒錢去贖的時候,就拍賣教會的聖器,因此有不少的戰俘獲得了自由,同時,教會也鼓勵已經皈依奉教的教友們解放自家的奴隸,教會認為解放奴隸是一種神聖的善舉,因為,吾主耶穌以聖洗所解放的人,不當以鐵鍊拘之,因為在天主眼中,人人平等,沒有任何身份的區別。教會還為此規定了特別的禮節,引經據典的舉行解放奴隸的隆重典禮
。無法一時脫離奴隸羈絆的奴隸,教會便制定了許多法律,以減輕身為奴隸者的痛苦,像教會聲明奴隸的婚姻同樣有效而不能解除,以便他們有合法的家庭,也禁上把奴隸賣給外國人,以保存他們的祖國,使他們在主日那天可以得到休息,以恢復他們教友的身份。奴隸的身份因此而提高了,不再像以往那樣被當作是貨品一樣的買來賣去,或任意的被虐待了。奴隸製度便這樣的在教會的努力和薰陶之下,逐漸的被取消了,代之以農奴,已算是一大進步了。而農奴呢,不得離開他所耕種的土地,如同是分種田地的人一樣,得按時向主人交付所規定的糧食或年金,不過,農奴們各有自己的家庭,能享有相當的自由,他所盡的義務,則是由習慣法釐訂的,主人呢,是不能任意擺佈他們的。
***** 音樂 *****
聖教會,也致力於尊重婦女們的權利,不能讓這批弱小者毫無保障,在皈依教會的社會上,不能再像以往那樣的慢待婦女同胞。而當時呢,就創建了不少的婦女隱修院,便足以表示女子的貞潔,是如何的被受到敬重。在那野蠻粗暴的中古前期,所謂的「黑暗時代」,而能有那麼多純潔溫良的聖女、聖婦,不能不說是一種令人吃驚的特殊現象。我就為各位舉幾個聖女、聖婦事蹟,供聽眾們作參攷
聖女“珍妮維夫”,生於公元425年,死於512年,她被敕封為「巴黎城的主保」。她在生
時,曾經拯救了巴黎,保護巴黎城未曾受到匈奴王“阿提拉”的蹂躪,她又是當時的王后聖“克勞蒂德”和國王“克洛維”的顧問。第二位就是,聖婦“克勞蒂德”,正是「法蘭克王國」的國王“克洛維”的王后,她在丈夫死後,進了隱修院,在隱修院裡度了20年的苦修生活。第三位是聖“本篤”的胞妹,聖女“斯高拉斯諦加”,此外,還有聖婦“拉德公德”,只知她死於公元587年,也是「法蘭克王國」的王后,在波亞疊地方曾以自己的財力建立了一座隱修院。聖女“雷歐巴”、屬於較晚期的,死於公元782年,是日爾曼的開教者和主保聖“玻尼法爵”的親戚,她被聖“玻尼法爵”召到日爾曼地方去做隱修院的院長。他們都受到敬重,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 音樂 *****
下面,要來跟各位探討的是,中古前期,聖教會內知識份子的生活情形,以乃當時研究學術的概況。
聖教會在道德和倫理方面,所施的教化工作,在知識方面呢,也照樣的作了,不過呢,也應該承認,在蠻族入侵以後的幾個世紀內,知識生活的水平,已經顯著的降低了,連所剩餘的一些,也是拜教會保存之功。教育工作之所以沒有完全在民間絕跡,就是靠了神職人員在本堂區,以及修士們在修院的一角還不停的開辦學校的緣故,我們所以能將古代拉丁文學的寶藏保存下來,也是因為有修士們堅苦地抄寫了那些古文。這些古文大都被抄寫在羊皮上,劃上彩色美麗的花紋,直到現在,我們還能夠在歐洲的一些著名的圖書館中欣賞得到。而那時候的歷史,也是靠主教們或修士們,以拉丁文寫在年鑑上面,使得後來的人,能夠知道當的歷史。
蠻族入侵以來,西方文化逐漸哀退,教育水平也降低,一般人民既沒有讀書的閒情,也沒有讀書的必要。因此,在知識生活上應運而生的是一些「摘要」、「菁華」、或「大綱」之類的簡暢讀物。它們將古人的書籍,以集錦的方式,濃縮成一些片段的,沒有系統的常識手冊,包括史地、科學、哲學和文法等知識,以教科書的形態出現。早期的中古時代,最盛行的一本教科書,是第五世紀非洲的一位名叫“喀貝拉”的學者,他所寫的一本名叫「麥克瑞和裴洛洛季的結婚典禮」的小冊子。這本書,包括當時作者認為最基本的知識,奠定了西方文藝教育的基礎,書的名字,正說明了當時教育圈子裡讀書興趣的低落,必須利用傳奇性的幌子來吸引學子的注意。作者借“麥克瑞”和:“裴洛洛季”結婚場面引出「三文」和「四藝」的介紹。新郎給新娘的七件禮物是,文、修辭、辯証,這三項稱為「三文」,算術、幾何、天文和音樂,稱為「四藝」。內容是摘取古人文章雜亂蒐集而成。古人的片斷思想和知識也就藉此在學校裡一代代保存下來。中古時代的學校既為教會所包辦,這本書也就成了訓練神職人員和修士的教材,“喀貝拉”的書是教士專業訓練的教科書,數百年來是最受歡迎的著作。此外,比交嚴謹的著作,像第四世紀“陶納多斯”和第五世紀“普利先”的文法書,也是中古學校所習用的教科書。第五世紀末和第六世紀初,西方最重要的學者是“包伊夏斯。他出身羅馬貴族,在東哥德王“狄奧多理”時,曾任執政官,後來因為捲入一場宮廷政變,被捕入獄,在拘禁期間,“包伊夏斯”完成了他的不朽名作「哲學的慰藉」。雖然帶著哲學的書名,卻不是討論哲學的東西,他以待死於囹圄中的人,想到世態炎涼,禍福不測,不禁有無限的感慨,因此,他將自己對人生的看法寫成了「哲學的慰藉」。一則用以自我安慰,二則也可以安慰他人。他的思想是外教與基督教義的融合,因此在中古時代極有影響力,還被翻譯成盎格魯撒克遜語。13、14世紀的“但丁”、“喬塞”等學者,都曾受到他這本書很深的影響。“包伊夏斯”的這本書寫成於公元524年,許多學者認為是古典哲學最後一本重要作品。“包伊夏斯”又翻譯了希臘哲學,他雖然沒有留下創作性作品,但
他的譯作在中古學術界極受歡迎,而在傳遞古典知識上有著不可抹滅的貢獻。有人說他融貫“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的計劃,啟發了12世紀「士林哲學」的興起,同時他又企圖貫通“亞里斯多德”和「聖經」,更可以說,他是第一位「士林哲學家」。另一位服務於東哥德官廷的學者是“加西道拉斯”。從他的作品可以知道他受過良好的古典教育,拉丁文的雄健和辭藻的綺麗,更可以証明他對古典文藝的造詣,而他在學術上最大的貢獻是,首創修士從事古典作品抄寫的工作。公元548年,“加西道拉斯”在自己廣大田園裡建立了一所修道院,修士們日常工作之一,就是抄書,也因為他的倡導,聖“本篤”的會士們後來也從事抄書寫古典書籍。抄書的工作,不過是“加西道拉斯”傳給後代最顯著的一項工作之一。其實他主要的目的,是要將修道院變成教育和學術的中心,在他的「聖學與俗學綱要」這本書中可以看出,他的雄心是,希望自己的修道院能和古代埃及的亞歷山大里亞城「基督教會學術中心」、以及當時的敘利亞的尼西比斯的「希伯來學術中心」相媲美。修士們不僅研究聖經和教父們的作品,他們也攻讀「三文四藝」。“加西道拉斯”還寫了一本「正確拼音法」,作為研究古典文章的基礎。又翻譯了猶太著名史學家“若瑟夫法斯”的名作「古代事蹟」。
在這段漫長的文化低潮時期,第三位值得我們注意的古典知識的傳遞者,是西班牙的塞維爾城主教“伊塞多爾”,他的名著是「辭源」。這本「辭源」可以比擬為現代的「大英百科全書」,包括了當時所有的知識,以單字為基礎,先解釋每一個字的起源和變化,再敘述它的意義和歷史沿革。內容包括了宇宙、天體、地球、人、鬼、動物、醫學、娛樂、經濟和政治地理等,真可謂包羅萬象、無所不容。雖然他所記載的不全可信,甚至有的還跡近神話怪談,但是“伊塞多爾”是當代最博學多聞之士。他的「辭源」,代表當時的全部知識,由此也可見這時學術的低落。不過,借著「辭源」這本書,古代的知識也因而流傳到中古。「辭源」就成了中古學者的重要參考書。在整個學術低落的時代,歷史方面的作品是比較有成就的,不過,這一部份只有到下星期的節目時間,才能為聽眾朋友們服務了,歡迎您下星期同一時間,繼續收聽「朝聖之途」。最後 祝福各位健康愉快,願天主的恩寵與平安,與您同在。再見!

第54集-蠻族入侵後主教隱修士對教會及歐洲文化的貢獻

列印 列印

朝 聖 之 途 ( 54 )
蠻族入侵羅馬帝國滅亡後,聖教會對歐洲文化的影響

各位「朝聖之途」的聽眾朋友,您好!
時間過得真快,「朝聖之途」這個節目,從開播到以來,我們在教會歷史的朝聖之途上,也走過了八個世紀。在上個星期的旅途上,我們看到了愛爾蘭、英吉利、日爾曼、荷蘭的歸化,由異教改奉天主教的經過。今天的節目,要為各位介紹的是,蠻族入侵,西羅馬帝國滅亡以後,聖教會對歐洲文化的影響,歡迎您的收聽。
自從法蘭克王國的國王“克洛維”受洗奉教,到聖“玻尼法爵”的去逝,這之間有250年之久,這一段時間,以歷史的眼光去看,雖然不很長,但卻獲得了相當廣泛、可觀的成績。我們只須把第五世紀末葉西方的情形,和第八世紀中葉的情形,拿來比較一下,便可以了解。公元490年之間,在紛雜的蠻族國家中,大部份都還是“亞略”派異教的天下,天主教在許多地方還時常的受到迫害,帝國的四週,還都是異教徒,而到了公元750左右,西歐的國家全部都信奉了天主教,教會呢,也到處受到尊敬,這些都是當時的主教們和修士們英勇奮鬥的城績,在已奉教的國家中,土著的民族「日爾曼民族」,開始了民族和民族之間的融合,中世紀的歐洲居民也由此而形成了。
對聖教會而言,這些成績彌補了,她在東方所受的巨大損失,因為正在東方修院到處林立的極盛時代,敘利亞、波斯和埃及卻淪陷在回教徒的手中。當教宗“額我略二世”派遣“玻尼法爵”去日爾曼森林中樹立十字架時,北非和西班牙,也遭受到同樣的命運,這樣一來,天主教世界的重心,從原本圍繞在地中海的四周,現在則轉移到北方去了。
蠻族入侵以後,教會所面臨的是西方雜處的民族,一方面是舊有習慣仍然根深蒂固的帝國遺民,另一方面,是新歸化的日爾曼人,他們雖然已經受洗,但決不能馬上都成為完美的教友,還無法在短期之內,一改那暴烈的性格和迷信的習尚。因為他們的教育水平太低,教友的信德固然是誠懇而活潑,但程度很淺,總是精華太少,大部份都還參雜著迷信,這些粗俗的心靈,須要的是具體,可觸摸到的超性事物,才能使他們體悟和了解。他們分不清楚恭敬天主和耶穌基督,和敬禮聖人聖女有什麼不同。對於敬禮聖人,本身是正當合理的,但是,他們所舉行的方式,卻帶有濃厚的迷信色彩,當時對「聖髑」的敬禮,真是熱烈得令現代的人難以置信。那些「聖髑」不全是聖人們的遺骸,凡同聖人或他們的墳墓接觸過的東西,他們都奉為至寶,教友們往往對聖人的衣服、頭髮,甚到像指甲的雜屑而引起爭辯,有人以為把任何東西在聖人們的墳墓上放一下,經過這樣的接觸,就會染上他們的聖德。為了把這些民族組成真正基督化的社會,應該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要教導他們作事公平,重視工作,推行精神的修養,不過教會並不敗興,教會以她那擇善固執的堅忍,從事這種須延長好幾個世紀的艱苦工作,特別是主教和隱修士們,他們毅然的擔負起這份責任,他們對培養新社會所費的心血,還真是一言難盡呢,他們的確是中古文明社會的創造者,歐洲國家之所以能有今天,他們的功勞最為偉大。
***** 音樂 *****
自從“君士坦丁”歸化天主教以來,主教在社會上所佔的崇高地位,已經得到法律上的承認。從第四世紀末葉,他們便有權以政府的名義,審判有神職人員牽涉在裡頭的幾種案件。後來蠻族出現的時候,主教們往往協力保衛民眾。在新的社會中,他們常是歸化教外人的有效原動力。蠻族歸化以後,主教們常保持著自己的威望和優越的地位,尤其是因為主教們,大部份都是出身於名門望族。他們的威望,連官吏和國王也都要敬畏三分,莫可奈何,只有主教敢反抗他們。當一位稅吏壓迫百姓時,主教常出面保護;當一個國王公然的破壞了教會道德的法律時,常有主教指責他們的罪行。也有不少的主教,是因為仗義執言而喪失了性命,在城市內,主教的地位是獨一無二的,那麼他的職權範圍有多大呢﹖主教幾乎是什麼都管,主教們有牧靈的職務,宣道佈教、巡視各堂區,在當時呢,鄉間的堂區很多,主教也是鰥寡孤獨和弱小民眾的保護者。當政府的權柄無能為力的時候,主教便以德高望重的特殊身份,出面指導並支配公益工程的費用,建造城垣、構築堤岸、溝渠,主教也開設來往行旅的住處,為病人開放醫院,特別是痲瘋病院,他有窮人的名單,監督分配教友們大量捐獻的救濟品給這些窮人。
按照大公會議的規章,主教是由神職班和民眾來選舉,然後,由首席主教,也就是總主教來祝聖。然而實際上呢,國王們往往干涉選舉,硬派自己所要的人,這也就難怪,為什麼有時候會產生不能稱職的主教了,好在呢,在歷史上,這一類不足為人師表的主教還不多,而大多數的主教,都是生活純潔、愛德出眾、具有強烈反抗權的勇氣,現在歐洲的一些地方,還保存著不少這些聖德出眾的主教們的宅院,教會都以古蹟來保護管理。一小段音樂之後呢,我就為各位介紹隱修院的修士們,對中古文化的貢獻。
***** 音樂 *****
在中古前期,蠻族入侵後所造成的混亂時期,隱修士也協助主教們擔任了重要的職務。我曾在今年初的幾集節目中,介紹過聖“盎博羅削”、聖“奧斯定”、聖“瑪爾定”等人,如何在西方創辦了隱修生活。公元第五世紀,在高盧南部隱修的生活很盛。公元410年,聖“賀諾拉”在地中海上的萊蘭島上,建造了一座隱修院,有不少的修士在那兒度著半隱修、半獨修的嚴厲生活。由這座隱修院出過許多聖善的主教,公元415年,“若望‧嘉西亞諾”在長途旅行,訪問了東方和埃及的隱修士之後,在馬賽建立了兩座隱修院,男、女各一座。因著他的著作,我們才得以認識東方隱修士們的生活、習慣和他們所遵守的規矩。不過,西方隱修生活的真正鼻祖,還是聖“本篤”。聖“本篤”出生於公元480年,誕生在義大利中部,諾爾西亞的一個顯貴的家庭。早年,他到羅馬去讀書,但是不久自己覺得為曠野所吸引,就到荒涼的蘇比亞高山的山谷,去度隱修的生活。他的生活非常嚴厲,有時為抑制肉慾的誘惑,竟在荊棘中翻滾。他這樣的聖德,很快的便傳揚開來,有不少的人就請求他收為弟子,於是他建了一座隱修院。以後,接二連三的,在羅馬附近竟建造了十二座。到他的晚年,就定居在羅馬和那不勒斯之間的卡西諾山上。聖“本篤”就在卡西諾山上的隱修院中,寫下了隱修院的規條以後,便在公元547年安然去逝。這些規條呢,一直到現在,仍然被全「本篤會」的會士們奉為圭臬。
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些規條中所包含的都是明智,而且寬猛相濟的節制要求。聖“本篤”的最大功勞,是使隱修的理想同西方民族的體質、需要和習慣相配合,並沒有特別嚴厲的苦工,使祈禱和讀書、唱經和靜觀、工作和閱讀、睡眠和守夜,都保持著適當的平衡。在一般的神貧和服從的聖愿之外,聖“本篤”又加上一個恆心的誓愿,修士雖然是以自己自由意願進了修院,並且以誓願來自行約束,但是,一經選定了這種生活方式之後,也應該立志永遠留在修院裡邊兒。修道院,就同是一個大家庭,院長也以慈父的心腸對待修士,聖“本篤”給了各個不同的會院以極大的自由,務使會規的規條能適應各地的環境。
這一套會規,西方隱修院一致都採用,就如同公元第四世紀,聖“巴西略”的會規風行於東方一樣,並且,聖“本篤”逐漸代替了其他不適用的規矩,例如呢,聖“高隆邦”的會規就偏於太過嚴厲。西歐各地,像法國、西班牙、英國、德國都有「本篤會」的會院,就連我們中國,過去也有不少「本篤會」的修士在好些地方,建立過男、女本篤會的會院。
讓我們現在,閉上眼睛,去設想一下,進入一個被沼澤遮斷的樹林子。在蠻族入侵時,歐洲的大部領土都還是遍地萑苻沼澤。到了公元六、七世紀的時候,您便可以看到,在一片荒涼的中央,有一塊耕耘的土地,附蓋著綠油油的莊稼,中間有片寬大的隱修院,最惹人注意的是,帶有鐘樓的聖堂,修士們聚集在那兒,一天有七次唸經、唱聖詠來讚美天主,然後,您所見到的,便是旅舍。因為在「本篤會」院中,無論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常是免費紹待來往的客人,如同是紹待基督自己一樣,特別是對待窮人和朝聖的人,他們更喜歡照顧。修士們的房間,是一所圍繞難天井四周的方形建築,四面繞以走廊,建築物內有飯廳、臥室和圖書室。在圖書室內,存放著古拉丁文作家的手抄本,以及教父們的著作,還有寫作室,供修士們在那兒抄寫古代著作的珍本。另外呢,修院內還設有各種作坊,像磚瓦作坊啦、木工、鐵工、紡織、金銀細工的作坊,幾乎是生活上各種必需品,都能製造,因為他們過的是自給自足的生活。至於田園、倉房和畜養家畜的木造棚子,那更是不能少了。此外,還有附設的學校,修士們也是教師,教授村莊內的孩子們。隱修院的周圍呢,有著結實疊疊的果園,有專為釀製彌撒酒的葡萄園,有供給蜂蜜和蠟燭的蜂房,山谷和池塘也養殖著魚類,溪流上架著水車推動水磨的轉動,修士們也不斷的繼續向周圍地方更遠的荒地去開墾,年年可以增加新的耕地。我想您所看到的這一幅圖像,正可以看出聖“本篤”所創立的修院,對西方文化的貢獻,是屬於多元化的,他們不只拯救了古抄本,及其他學術思想方面方著作,還保存並改進了建築和農耕的技術、各種工藝技術,以及對植物和製藥的知識,他們還不斷的開墾了許多的荒地。隱修院所在的地方,吸引了民眾,在他們周圍定居下來,不但滿足了他們宗教上的需要,在患病或遭遇困難時,又能獲得修士們的友愛和扶助、兒女們的教育、文明生活的一切資原。所以歐洲有許多農村和城市,
都導源於隱修院。修土們的善表,比言語更能說服蠻族,學習到虔誠教友應有的德性,像謙遜、友愛、貞潔、良善等等,修士們也教導他們重視勞動,這些傳教士所創始的工作,由隱修土們把它完成了,教友們的信德也因此得以根深蒂固。
各位聽眾朋友,今天,我們說到這兒,祝福各位健康愉快,天主的恩寵常與您同在,下星期在「朝聖之途」節目中,我們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