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會活動 真理新聞 心靈加油 學習課程 主日講道

第166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至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六)

列印 列印

教宗碧岳十一世對建立在紙上的不自然的和平,根本不存任何幻想。從一九三零年開始,法西斯的進展、納粹權勢的昇高和共產黨的增強,更加深了他對戰爭的恐懼,他對所接見的政府首長、以及政治或外交人員,曾經一再重覆他的建議,他譴責運備競賽所耗費的資源和花費,以及潛存的戰爭危機,他聲明了裁軍的重要,戰雲越濃厚,他的呼聲也越悲痛。一九三四年,他當著許多樞機們面前,預言說:「誰發動戰爭,誰就是把自己的國家和全體人類社會,交付給殘殺和滅亡,倘若真有人敢首先發難,那時我們就要被迫向天主祈求說:『主!請你驅散那些好戰的民族吧!』」五年以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爆發,教宗碧岳十一世的預言不幸言中。

第165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至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五)

列印 列印

本集介紹希特勒的納粹如何迫害教會。首先,他封閉了天主教的報館,解散「公教進行會」和「職工青年會」,以及天主教所主辦的學校,同時也建立了第一座集中營,把猶太人、天主教教友和共產黨的黨員禁閉起來,並且逮捕了好幾百位很活躍的神父。他這種強暴的手段,表面上看來,好像比蘇聯或西班牙的要輕些,但是,這種情形長期延展下去,那可就更危險了。

第160集-教會在十九世紀的內部生活(五)

列印 列印

敬禮耶穌聖心的禮儀,就是敬禮耶穌基督對我們的愛情,耶穌基督的血肉之心,就是耶穌對我們的愛,活生生的象徵。本來,在教會內早已有對耶穌聖心的敬禮,到了十八世紀,耶穌多次顯現給聖女瑪加利大以後,才傳播開來,在全球各地的教堂或教友家庭中,受到廣泛的敬禮。這種敬禮,很適合教友們的熱切渴望,而且也是對「揚森異端」所誤導的嚴厲思想和當代的「唯理裡義」、「現代主義」最好的消毒劑。

第164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至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四)

列印 列印

教宗碧岳十一世緊緊追隨教宗良十三世的芳蹤,他的通諭也都是有價值的專著。他以遠大的眼光,將教會不變的道理,貼合在這人世間千變萬化的環境上,幾幾乎涵蓋了社會上所有不同層面的問題。例如,耶穌聖心、基督君王、司祭職、玫瑰經、靈修訓練等等,但是,其中最著名的通諭,還是那些討論與社會生活有關的道德問題的通諭。

第159集-教會在十九世紀的內部生活(四)

列印 列印

教會的使命,是開創新的傳教方法,以便能在人口的波動中,尤其在新生的一代中展開牧靈工作。這項工作不但在美洲重要,在歐洲也是當務之急,尤其是在牧靈方法急需改革的大城市。在人口激增的情況下,教會的首要任務,就是創建新的教區。

第163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至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三)

列印 列印

從一九二二年起,「法西斯黨」的總理與領袖墨索里尼統治著義大利,他個人與教會毫無關係,但是,他一心一意想把義大利打造成一個可以領導全世界的力量,因此他願意解決內政上的癥結,那就是棘手的「羅馬問題」。經過了艱困的談判過程,終於在一九二九年二月十一日,在教廷的「拉特朗宮」簽訂了「拉特朗條約」。和約的內容是:教宗放棄過去教皇國所擁有的土地,義大利則承認梵蒂岡地區和聖伯多祿大教堂為一個獨立的國家。這是教宗接受「拉特朗修約」的條件。唯有往後的歷史學家,才能根據經驗來判斷「拉特朗條約」的後果及影響。

第158集-教會在十九世紀的內部生活(三)

列印 列印

十九世紀新創立的男女修會所開創的使徒工作與傳統修會所度的生活有何不同?新興的修會為何發展快速?有心修道的人為何成千上萬加入這種新形式的修院,為修會開創的傳教事業和使徒工作犧牲奉獻他們的生命?

第162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至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二)

列印 列印

教宗本篤十五世在位七年,身體一向瘦弱,經常患病,一九二二年一月中旬,一場很輕微的病便結束了他六十八歲的生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艱苦時期與戰後的幾年當中,教會不可能找到一位比他更聰明能幹的教宗了,假如他身強體壯,而且生在太平的日子裡,無疑的,他必然會成為一位了不起的強勢教宗,可惜天不假年,以致於他沒有時間實行他的抱負,但在許多方面,他已經採取了步驟,使繼承他職位的人,有蕭規曹隨的便利。

第157集-教會在十九世紀的內部生活(二)

列印 列印

在十九世紀教會生活最顯著的生活,應該是精神生活的進步了。從這方面來說,就只有十三世紀「托缽」修會,也稱「募緣修會」的時代,可以和十九世紀相比,而且十九世紀的每件事物,規模都比較大,而且還和教會的普遍成長相稱。

第161集-教會在十九世紀的內部生活(六)<br>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至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一)

列印 列印

教宗碧岳十一世應全球信友的要求,縮短小德蘭列品的時間,提前在一九二三年宣佈了她的真福品,又很快的在一九二五年,當著羅馬聖「伯多祿大教堂」空前眾多的民眾面前,將她冊封為聖女。這位聖女一生從未走出靜修院一步,卻在一九二七年又被立為傳教區的主保,與十六世紀的傳教主保聖方濟沙勿略的大名並列,受到所有傳教區信友的崇敬。
天主教會的社團組織,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紀的「第三會」,和中古時期的「友愛團體」。在十九世紀時,由於人口急劇增加,牧靈工作繁雜,再加上教會的財產都被政府沒收充公,教會不再用私人捐募的方式籌得新的基金,為了維持牧靈工作,尤其是為了外方傳教事業,成立了許多籌募基金的團體。

第156集-梵蒂岡第一屆大公會議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教會(三)<br>教會在十九世紀的內部生活(一)

列印 列印

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碧岳十世教宗眼光深遠,早已看出世界將陷入大戰爭,這場戰爭也必然慘烈而且還會禍延全世界,他不斷呼籲全世界教友熱切祈禱,希望能避免這場戰爭。曾有軍人請求教宗祝福他們的武器,他回答說:「我們祝福的是和平」。他因無力阻止這一場人類自相殘殺的大悲劇,深感痛心,因而影響到建康,提前去逝。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雙方開戰後兩個星期,教宗便離開人世,全世界痛失偉大的教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