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會活動 真理新聞 心靈加油 學習課程 主日講道

第24集-一再為家庭問題所擾

列印 列印

諾厄這位老父親,任由三個兒子擺佈,還遭小兒子無情地嘲笑,這番情景和一五零九年米開蘭基羅自己家中的情況相似。家庭問題一再出現,干擾到米開蘭基羅的工作,問題是出自於不受教的弟弟喬凡西莫內。他寫信大罵弟弟是畜牲,也揚言要用畜牲的方式對待弟弟。

第23集-教宗棒打米開蘭基羅

列印 列印

這時候,米開蘭基羅的自信和俐落都消失了,「諾厄醉酒」這幅畫,他整整畫了五、六個星期才完成,比「大洪水」花去的時間更多更長。在工作期間,米開蘭基羅不斷因為教宗的催促而惱火,偶爾還要挨教宗大聲斥責,兩人的關係每下愈況。

第18集-鮮亮色彩打造耶穌先祖

列印 列印

米開蘭基羅打算以基督列祖列宗的肖像,也就是新約聖經開頭幾節所列的基督先祖人物肖像,在每個區塊裡各劃上幾個,人物裡面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構成一系列家族群像。過去原本的肖像畫,是以極盡華麗和鮮豔的色彩,畫出三十二位教宗,米開蘭基羅則打算以同樣鮮亮的服飾為基督列祖打扮,同時為了不讓自己的作品相形失色,米開蘭基羅還特別需要最好的頂級顏料。

第22集-「最後審判」散發警愓氛圍

列印 列印

「最後審判」有很多種版本,全球很多教堂內都有,但沒有一個能夠與西斯汀禮拜堂內這一幅米開朗基羅的作品相抗衡。米開朗基羅年輕時,在西斯汀禮拜堂天花板畫了一格一格的「創世紀」故事,其中最有名的是「創造亞當的畫面中,耶穌的手指若即若離地與亞當的手指碰觸,意味著人與神之間複雜的關係與距離。「創世紀」是舊約的開頭,「最後審判」則是新約的末尾,表現的是人面對死亡與審判時的徬惶恐懼。

第17集-擂台爭霸戰在羅馬登場

列印 列印

米開蘭基羅的生活一直過得像個窮人,比如說他吃東西不講究,飲食只是為了填飽肚子,常常都是一塊麵包一瓶葡萄酒充飢而已;有時邊工作邊果腹,一邊畫素描,一邊啃著麵包皮。更糟糕的是,他孤癖不愛與人來往,這雖然有助於他的藝術創作,但卻有害於他的人際關係。

第21集-不甘不願讓教宗入畫

列印 列印

西斯汀禮拜堂是按照撒羅滿神殿長寬高的比例建造而成,匝加利亞的像就坐落在入門處顯眼的位置,因為符合他預言的先知角色,畫中他高三點九公尺,身上裹著深紅色和綠色的袍服,上身穿著橙黃色的上衣,露出鮮藍色的衣領,手上拿著一本書。

第16集-終於摸到濕壁畫的竅門

列印 列印

在完成背景後,米開蘭基羅回頭處理人物的色彩,讓人物有血有肉。他先畫陰暗部分,再畫中間色調,最後處理最亮的部分。習藝時師父曾教導過要讓畫筆飽沾顏料,然後用大拇指和食指緊捏著筆毛,掐出多餘的水份,但是米開蘭基羅畫弦月壁時,筆毛很濕,上色時塗層薄而多水,以致於有些地方呈現出類似水彩畫的半透明效果。

第20集-天花板上的三組畫作

列印 列印

米開蘭基羅總是用人體來表現他的主題,他並不像其他畫家一樣,從一粒沙中尋找神聖,而是從完滿的人體中尋找,因為人是神依照自己的肖像造出來的,所以要以裸露的方式表現,把衣服脫去後展示出來的人體,並不是可憐的光禿禿的動物,用米開蘭基羅自己的話來形容,那是真正神的完美拷貝。

第15集-嚴格挑剔顏料品質

列印 列印

米開蘭基羅非常鄙視大片鮮亮色彩,他認為那些眼睛裡只有濃豔顏色的人是笨蛋,他們僅僅注意綠、黃或者是只用強烈色彩來表現動感和靈魂。但是他也深知,那些傻瓜會拿他的作品跟他們自己的相提並論,因此米開蘭基羅稍微妥協,在禮拜堂的拱頂上也採用了許多令人炫目的色彩。

第19集-絕無僅有的異類作品

列印 列印

米開蘭基羅後來畫基督列祖的其他人物,手法類似,最後總共畫了九十一人,而在整排窗戶上方,形成豐富多彩的飾帶。在這些草圖裡,到處是垂著頭、無精打采、手腳頹廢、或坐或靠的人物,姿勢ㄧ點也不像是米開蘭基羅的風格,其中許多人做著單調的日常瑣事,例如梳頭髮、紡紗、剪布、入睡、照鏡子、照顧小孩,由於這些動作,基督的列祖像幾乎可以說是米開蘭基羅一生絕無僅有的異類作品。

第14集-發揮恐怖的想像力

列印 列印

在米開蘭基羅眼中,洪水是寓意深遠的意象,是強而有力的警告,警告的不是大自然的力量,而是他所著迷的薩伏納羅加生動的描述場景。西斯汀禮拜堂拱頂上的溼壁畫,描寫充滿暴力和悲劇相關的故事主題,像是劫數難逃的罪人、報復心切的上主、曠野裡呼喊的先知,這些騷動不安的形象,無疑的都有薩伏納羅加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