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會活動 真理新聞 心靈加油 學習課程 主日講道

第47集-第二條路線(14):一切是那麼古老

列印 列印

拜訪這座古老的會院,自九百年前留下來的聖堂,看得出當年的華麗,色彩艷麗的壁畫已被乳香薰得面目全非。東正教喜愛用乳香,禮儀當中大量使用,煙霧繚繞,很有氣氛,但也把整座聖堂薰得烏漆抹黑。
帕特摩島上沒有幾戶人家,大家日子過得相當悠閒,坐在樹蔭底下,叫一客冰淇淋,開始默想兩千年前發生在這裡的事情。島的面積不大,卻因為聖若望的著作而名垂千古,只要福音還在人間,帕特摩島眾人皆知。

第46集-第二條路線(13):格林多光彩不再

列印 列印

今天的格林多城已經是一個新社區,街道不寬,居民不多,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能去拜訪古老的格林多城廢墟,尋找保祿宗徒的足跡。古城占地廣,內有水泉、浴場、劇院、一條很直很直的馬路,指向海邊,路的兩邊是商店,站在這裡可以想見兩千年前,這兒有多麼熱鬧。

第41集-第二條路線(8):勞迪柯亞落寞行

列印 列印

從棉堡往山上看,有座廢墟,那就是哥羅森城。從棉堡往山下走,可以找到勞狄刻雅,那是在一片荒煙蔓草的公路旁。當地的導遊指著遠處的一堆亂石說,那就是勞狄刻雅城,今天已看不出是一座城。在默示錄的七個教會中,被聖神罵得最慘的就是這個教會,因為勞狄刻雅曾經是座非常富有的城市,當地人用溫泉水的硫磺成分,製造出很好的眼藥,賺了大錢,但錢卻讓人敗壞。

第45集-第二條路線(12):聖母在厄弗所的家

列印 列印

若望帶著聖母,沿著地中海岸,走向塔爾索、培爾革,進入高原地區,最後抵達厄弗所。若望基於安全考量,在厄弗所南邊的高山上,為聖母建造了一所小小的房子,遠離市區。自古以來,厄弗所的聖母聖殿成為天主教徒、回教徒和猶太人的朝聖地。

第40集-第二條路線(7):安提約基亞曾經轟烈

列印 列印

宗徒大事錄有相當長的篇幅記載保祿和巴爾納伯在安提約基亞的傳教活動。保祿建立的安提約基亞教會曾經轟轟烈烈,非常興盛,今天卻已成為一個回教城市,到處可見清真寺,只有市郊的山頭上正在挖掘兩千年前的安提約基亞,山頭處處是東倒西歪的石柱、廢墟,在一個平台上,看見一個長方形的地基,原來這是十三世紀十字軍東征期間,為紀念保祿所興建的聖保祿教堂,教堂已經全毀了。

第44集-第二條路線(11):偉大之城厄弗所

列印 列印

保祿在厄弗所待了兩年,顯見有其特殊之處。城中有座著名的女神廟,保祿反對邪神崇拜,差一點被製造神龕的人打死。兩千年後的今天,踏進厄弗所,仍然可在街道旁的噴泉中,看見這尊女神像,一些紀念品店中,也販賣女神像。
走進厄弗所的古城區,就能感受到城市的偉大,有許多雕刻精美的希臘神像,敘述厄弗所的歷史故事。

第39集-第二條路線(6):支離破碎的岩洞教堂

列印 列印

卡帕多細雅是世界八大奇景之一,聖保祿當年可能沒有走到過,但今日的觀光客必遊訪。在聖經中這個地名只出現過一次,就在聖神降臨的那一天,聖母帶著門徒在晚餐廳熱切祈禱,聖神賜給門徒說方言的能力。伯多祿勇敢地在耶路路撒冷發表第一場佈道大會,有許多人領了洗,當時在耶路撒冷有從各地來的人,其中就包括卡帕多細雅人。這樣推斷,卡帕多細雅的教會已有兩千年歷史了。

第43集-第二條路線(10):流放帕特摩

列印 列印

教難最厲害的時候,若望帶著聖母走了很遠的路,最後定居厄弗所,由於他傳教傳得太好了,受到總督迫害, 高齡八十五歲那年,流放到帕特摩島。當時帕特摩是個荒島,即使今天也只有兩千多居民,新約中唯一的先知書「默示錄」,就是由若望在此寫出。
島上到處是十字架,白牆紅瓦典型的希臘建築到處散落,安詳寧靜,散發出毓秀靈氣,若望曾經隱居的山洞,東正教建立起「神學家聖若望會院」。

第38集-第二條路線(5):只剩一戶基督徒

列印 列印

聖保祿宗徒第一次外出傳教,建立了依科尼雍教會。今天此地只剩下一戶基督徒家庭,反而變成土耳其回教信仰的重鎮。迴旋舞是依科尼雍城的象徵,街上到處可以購得這種舞者的玩偶、皮件或雕刻,流露出回教信仰的柔美。依科尼雍有一座著名的清真寺,綠色的屋頂和外牆,正是迴旋舞的發源地,帶著東方宗教的神秘氣氛。

第42集-第二條路線(9):走進巨大的博物館

列印 列印

培爾加摩曾有一段時間是王朝首都,後來被羅馬人佔領,建立了行省,有總督駐錫。羅馬人敬拜眾神,甚至為羅馬皇帝建造了神殿。聖神在寫給培爾加摩的書信中指出,在當地有撒旦的寶座。聖若望鼓勵培爾加摩人,不要聽信花言巧語,走上背棄天主的道路。兩千年前建在高地上的培爾加摩,早已被人遺忘,直到十九世紀末期,修建鐵路,德國工程師無意中發現這座古城和城中的許多神殿,於是把其中最美、最宏偉的雕像運回柏林博物館。

第37集-第二條路線(4):歷史隱沒廢墟中

列印 列印

培爾革已經成為歷史遺蹟,眼睛所見是從地底挖出來的廢墟、石柱、雕花大理石。只能找一塊方正的石頭,鋪上白色的祭台布,在零零散散的石柱當中,舉行彌撒聖祭,緬懷保祿宗徒當年辛苦的福傳事業。說不定當時教友很多,教會很興旺,可惜今日一切都隱沒在荒煙蔓草之中。